提示:请记住爱游戏最新网址:yuyejiayua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爱游戏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冰风(峰)魔(恋

时艳侠 9761万字 8433人读过 连载

《冰风(峰)魔(恋》史进因昨宵一场打,又奔跑了多路,肚里饥饿了,就要索酒饭吃。孙寿鹤答应,立刻端正下来,史进吃了一饱。戴宗此时,就将下山因由,向史进备细告说。只因燕青、史进下山以后,过了数日,卢俊义忽感到心惊肉跳,坐卧不宁,心里好生奇怪:「莫非燕青身上有甚变卦?」便将情告宋江。宋江说:「本来吉凶祸福,起伏无常,有的兆头,不可不信。燕青为人机警,保不会生事端,敢怕史进着了火?」彼此做一回商量,宋江便差戴宗速去大名走遭,如有事变,火急报来。戴宗领命下山,到得大名府时,寻遍城里城外,没有燕青、史进踪迹,却撞见玄通观道人孙寿鹤,师弟兄已多年没见面,意外相逢,喜不自胜。孙寿鹤便邀戴宗同至观中。戴宗直说真情,孙寿鹤也告个实况,来这里主持只一年多,当时就把戴宗留下。戴宗到大名的晚上,燕青就吃官中拿去,如今巧遇史进,彼此诉说原由,戴宗方知真有了事变。有分教:大道官军先破胆,中途猛将又亡身。正是:李欲代桃谋未遂,星将换斗计无成。毕竟卢俊义追截得燕青否,且听下回分解。史进当下一股火气,屡欲前去搭救燕青,戴宗只劝回山,却再理会。孙寿鹤也在傍相劝。史进见戴宗不应,闷着一肚皮气,说道:「如此,俺自先走,待回山请得公明哥哥将令,发兵到来,把这城池踏为平地。」戴宗道:「大郎先行也好,我自有神行法,且待赶上,前途相会。」史进心中郁勃,再不多说,起身把衣服紮束一下,藏过朴刀,唱个喏,大踏步去了。史进出了玄通观,也不问路,趁脚步儿行。且喜不曾走错,已到城边。但见两傍排列不少兵卒,手中执着长枪短刀,抡眉怒目,着意行人出入。史进天生英雄情性。他怕什么,在人丛里直闯过去,行若无事,倒也不曾有人留神,安然走出城关。他此时气闷未消,出得城来,只顾赶路,赶到一处,已是申牌时分,肚中又饥饿了,且思寻个村店来买些酒吃。不上半里,早望见一个所在,挑出帘子,正是个酒店,如同大旱得到甘霖,心中好喜。史进走近店门,一脚直跨进去。拣个座头坐了,酒保上来招呼,问要什么酒菜。史进道:「只拣好酒好肉将来吃,有面做几斤下去。」酒保答应,不一时,一叠连搬上桌子来。史进正饥,如狼吞虎咽一般,吃了个饱。吃罢,立起身来,酒保便喊算帐。史进伸手一摸,身边只有几文铜钱,银子都放在包裹里,为了昨夜那事,失得精光。此刻,史进难了,只得走到柜上,说道:「店家,俺因急於赶路,匆忙中不曾携带银子,改日却来算帐。」说罢便走。酒保听说话不对,两手一拦,不让史进走。史进恼了,就在身边掣出朴刀,向柜上一拍道:「权将这口刀抵押!」只见柜内跳出一人,随手抢过朴刀,喝道:「兀!你这汉子,这是谁人开的店,你敢来这里白吃?」史进打一看时,那人八尺以上身材,三十左右年纪,全身皂装,满脸横肉,黑凛凛一条大汉,不是个好相识。史进道:「白吃便怎样?」说着,大踏步跨出店去,酒保抢来,伸手就扯他衣服。史进大怒,转身只一拳,把酒保打倒地上,做声不得。史进就势跳到外面。那大汉见酒保跌倒,大叫:「反了,哪里来这野汉,吃了豹子心肝大虫胆,夥计们,快些来捉这厮!」只听得一声哄应,店中拥出六七个壮汉,各执钂、叉、刀、棍,齐奔史进。史进虽只赤手空拳,却全不在心,待众人奔来时,只见他手脚一起,两三个早跌撞开去,家伙也脱手,没曾动他毫发。只这一打,引得史进性起,大吼一声,就在一人手中夺过棍子,撒花盖顶,逢人便打,如同猛虎咆哮,哪个抵挡得了,一齐倒退。那大汉见夥计们吃亏,心头火发,捻朴刀直奔史进,两人接住便斗。大汉十分了得,二人刀来棍去,在店门外直斗到二十个回合,忽地拍挞一声响,两个中倒了一个。一行人众下了黑风冈,跟随史进往梁山泊进发,一路无语,直抵李家道口,李昭良等下在酒店里。山寨定例,凡来投奔入夥的,都有分例酒食,众人自吃,史进却去告禀宋江知道。宋江正闷得慌,忽见史进单身回来,兀的一惊,忙问:「燕青何在?」史进从头诉说到底。宋江怒发冲冠,立刻要去攻打大名府,救取燕青。吴用在傍劝道:「兄长息怒!史大郎黑夜仓皇奔走,未知究竟,且待戴院长回山详报,再做商量未晚。」宋江道:「也说得是!谅大名府的官吏,谁敢就将燕青伤害。」便教史进引来人上山。李昭良见了宋江,倒身便拜,说些仰慕的话,从容应对,全无粗恶之形。宋江很喜,就教他充个大头目,同相随来的一班喽啰,都归史进统率。李昭良拜谢自去。吴用沉吟片刻,对宋江说道:「弟想起一事,此人不是王义的徒弟么?石碣亭中四壁,何不就命他装画,也完了这件公案。」宋江称好,便传令教李昭良克日动手,在石碣亭中画壁,将来四壁完成,自有重赏。李昭良奉命,小心着意。自去装画不提。此间头目姓李,是本寨大王亲信之人,手下也带领三二十个喽啰,在此后山防守。二更后,头目踅将入来,只见一人缚在柱子上,赤着上身,紧闭两眼,一声不发。史进被捉来时,身上衣服完全,都因囚禁此间,几个喽啰起意,将他上身洗剥乾净,把来均分了。那头目见史进赤身绑缚,夜里后山气候正冷,心里暗自可怜,踅将近前看时,只见他身上满刺花绣,肩膊胸膛等处,都刺着一条条青龙,不禁暗吃一惊,倒退下来,且自踅着。肚里寻思一回,心里忽地省起,但有喽啰在傍,没做手脚,又不好问话,这便如何?那头目默做一回商量,念头有了,便问喽啰道:「甚时候了?老天怎不发亮?」一人答道:「告头目,天明远哩,此时刚打三更。」头目说:「这却愁虑人,大王发付这牛子下来,今晚好生任重,俺自思睡了,只放心不下,不敢睡。」喽啰道:「我们厮守在此,怕他飞去,头目自睡。」头目说:「好!俺去睡了,你们小心,这牛子也了得。」说罢,转身就走。没多时,却又踅回来,手中执了一把朴刀,对几个喽啰说道:「今夜只是提心吊胆,肚子里撇不开,想俺是个头目,担了偌大干系,须不好玩,必得亲身坐守,才可安心。如今放着俺在这里,你们正好睡觉,待过一个更次,却来接替,那时天快亮了,不怕这厮插翅飞去。」道罢,掇过一条板凳,近柱子放下,坐了,把那口刀倚在身傍,灯光底下,眼睁睁只注定绑的。喽啰谁不贪图省力,听了好生快活,齐说恁地也好,便一拥而出,各去做他清秋梦,若有差失,有担当的在彼,不干己事。这里头目暗自欣幸,坐有半个时辰,却起身来,走到史进跟前,拍着他的肩头,轻轻问道:「你叫甚姓名?可说将来。」史进睁眼叫道:「老爷又不和你论亲,问鸟的。」这头目没做提防,倒吃一吓,连忙喝教:「低声,若是要命的,快快告诉与俺,救你脱难。」史进见情状认真,便道:「要知姓名,但看俺身上刺的。」那头目道:「早看过了,你不是九纹龙史进么?」史进点头。那人慌忙动手松绑,把史进放了。史进觉全身麻木,又是寒冷,便溜荡一回手脚,气血都活了。那头目看一看,教且少待,俺去去便来。史进闷坐,肚里却寻思:「此人好蹊跷,端的因何将俺释放?」忽听得门儿微响,那人已走入来,背后跟着一个喽啰,史进慌忙起身,握定拳头。却听得那人说道:「休要惊慌,这是俺的心腹。」上来就把一套衣服给史进穿了。喽啰送上一盘牛肉,一大壶热酒。史进正饥,接来吃个罄尽,又暖又饱。便向那人问道:「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俺与你素昧生平,因何如此相待?」那头目低声答道:「俺是北京大名府一个画匠,名叫李昭良的便是。俺的师父王义,因犯了弥天大罪,大名的官府不讲情理,将俺砌做同党,要拿捉俺问罪,吃俺知风逃走了,却来这里落草。」史进道:「大名东关土地庙隔壁,有个王义的徒弟,莫非就是你来?」李昭良答道:「正是。俺自逃走出外,且喜无家室之累,一身飘荡。那日在山下经过,喽啰们欺俺孤单,上来打劫,都吃俺打败,恼动大王殷泰,亲自出马,将俺捉上山来,因见俺出得几路手脚,相劝入夥。那时俺自念今日无家可归,官司又紧,只索答应了,权且栖身於此。」史进道:「你倒会说话,怎说权且,你已做个头目哩。」李昭良叹口气道:「这是实话,不知怎的,那大王十分看觑,教俺当个头目,心里实不愿意。常见他们奸淫劫掠,杀人放火。干的都是不仁不义的勾当,但恨没法阻挡,自愿躲到这后山来,使得身心清净。」史进道:「恁地,你倒是个好男子!可惜和这夥毛贼厮混,一世没得出头。不如随俺上梁山泊去,俺哥哥宋公明须不是这等人。」李昭良便向史进倒身下拜道:「若肯提携时,小人没世不忘!」史进道:「休说废话,俺奉公明哥哥将令,正要寻你的师父王义,如今他在何处,你知道么?」李昭良道:「小人当日逃走出外,也曾遇见过一次,他把犯事原由相告,因此得知九纹龙大名。俺们师徒临别时,他不曾告诉去向,但说九纹龙如何英雄仗义,倘没得过时,可投奔梁山泊去。小人常记在心,只缘无门可入,不想今夜在此相会。」史进听得王义不知去向,连连跌足,说道:「恁地休得兜兜搭搭,俺就和你杀将起来,把这夥毛贼都砍了,却随俺上梁山泊去。」李昭良摇手道:「且慢,这殷泰好生了得,须索想条妙计,不可卤莽动手。」却说梁山泊自燕青脱险回来,山寨中每日饮酒作乐,无甚大事。那一日,探事头领铁叫子乐和忽来见宋江,报道:「今有童贯在御前保奏,特命莱州兵马都监栾廷玉领兵数千,要来征剿俺们山寨,不日到此,请做准备。」宋江问道:「莫非为燕青身上而起?」乐和道:「只怕是的,戴院长遮莫在后来了,当有详细消息。」宋江闻报,传令忠义堂响鼓聚将,商议迎敌。鼓声响后,只见忠义堂正中端坐两位都头领,一个是山东呼保义,一个是河北玉麒麟,上首军师吴用,下首法师公孙胜,众头领各依座位,左右分开。宋江当众宣说因由,商议退敌之策。只见赤发鬼刘唐跳起来嚷道:「哥哥忒煞君子风,人家要来打俺,俺便回他一场打,商量则甚。」李逵接着叫道:「俺两把板斧久未出手,也苦够了。今番一直杀将去,把这班狗官狗将杀个尽绝,杀得手顺时,索性把赵老儿也杀了,扶俺哥哥做个皇帝,好使日后清静。」宋江喝道:「匹夫胡说,割下你这嘴巴!」李逵道:「你自不要做皇帝,干俺的嘴巴鸟事!」众人都忍着笑。吴用道:「哥哥值得同他斗口,且商量正事。」说话之间,忽报戴院长回山,接着就见戴宗上来告道:「大名府梁中书因俺们路劫钦犯,杀伤兵将,申文上达东京,恼了朝中一班奸臣,特保举莱州兵马都监栾廷玉前来征剿。人马将近一万,誓欲踏平山寨,来势锐猛,未可轻视。」宋江问道:「曾否探听此人是何出身?」戴宗道:「哥哥不问,俺倒忘了。此人便是祝家庄的教师,曾和俺们作对,如今入了奸党,又来撩拨人。」宋江讶道:「我道姓名偶然相同,怎知就是那个栾廷玉。当初疑心他已死在乱军之内,不道此人尚在人间。」吴用道:「小生早就料得,我们劫了燕小乙,此事必不干休,便遣戴院长、乐和先后下山哨探,如今果真来了。」吴用说到这里,只见病尉迟孙立离座而起,道:「不是今日小弟气短,说句不长进的话。俺知栾廷玉智勇双全,不是一介武夫,如今一定怀着报仇之念而来,应作速安排妙计,杀他个片甲不回,方能使奸人胆落。」刘唐叫道:「孙提辖休胆怯,俺不怕这栾廷玉,他便有三头六臂,俺也得和他厮拚一下!」刘唐道罢,鲁智深、武松、杨志、史进、阮小七齐声应和,共请下山迎敌。宋江称是,便请军师吴用主裁。吴用向两边看看,拔得一枝令箭在手,只见左边座次内闪出没羽箭张清,便道:「某自上山以来,不曾建立半点功劳,愿引龚旺、丁得孙去打个头阵。」吴用道:「好!」便教张清带领二千人马,龚旺、丁得孙、马麟、邓飞为副,冲打头阵。第二拨主将是关胜,孙立副将,宣赞、郝思文、邹渊、邹润、陈达、杨春将引人马二千,接应张清。又令杨志、索超、武松、刘唐、单廷珪、魏定国六员头领,引领马步军兵二千为第三拨。又令李俊、童威、童猛各统水军,分为三路,在水面上往来接应。正自调拨,急又报上山来,栾廷玉前锋人马,已如轰雷掣电而来,离此不远。宋江叫道:「栾廷玉行兵神速至此,端的惊人!」吴用便教宋江自带朱武、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孔明、孔亮、项充、李衮九员头领将引军马三千,居中策应。黑旋风李逵看得眼睛里火赤,几次要想讨令,只自忍住。如今眼见调拨已毕,却论不到自己,心里乾急了,连忙叫道:「军师因何忘了铁牛?」吴用道:「用你不着,去甚的?」李逵道:「可不管有用没用,一定要去,俺若闲了,便要生病。」宋江道:「栾廷玉武艺了得,你不是他的对手,如何去得。」李逵大叫道:「去的都是好汉,偏生铁牛没用。」宋江道:「不要慌,且带你同去,若胡乱闯出事来,你须担受。」李逵说好。欢天喜地,急收拾起双斧,随在中军里起行。山上事务,自有吴用、卢俊义主持,不须细说。且说张清、关胜等下了山寨,三拨人马陆续而行,都到了平川旷野,排下阵势。此时正值秋高气清,人健马肥。只待官军到来厮杀。话说大汉和史进斗到二十个回合,吃史进一棍打在肩膀上,倒了,连一棍,结果了性命。众人发一声喊,尽皆逃走。史进也不追赶,撇下棍子,拾起自己那口朴刀,见店中逃走一空,便大踏步走入去,倚了朴刀,开了一坛子好酒,拣几样上好的菜,摆上半个桌子,据案大嚼。这回真畅快,酒也灌足,菜也吃饱,推开桌子,摇摇摆摆起身来,走到柜上,胡乱抓些银子,捎在身边,提了朴刀径走。史进吃得大醉,取路而行,脚步歪斜,身子左右晃荡,酒在涌上来,真有点打熬不得。走了一段,看看斜日沉山,暮烟四合,景色苍茫,史进醉眼迷糊,左顾右盼,只待觅个林子歇息。又投前没多路,身子正晃荡间,草里忽地舒出几把挠钩,腿上搭个正住,就里一拖,史进栽倒,草里钻出几个人来,抱头拽足,此时再也不能摆脱,吃四马攒蹄捆绑了。史进心上还清楚,知道着了手脚,由他们摆布,只不做声。这夥人打个唿哨,把史进扛抬着,径来一座山上,只听得有人说道:「俺们军师算得好计,这厮真的拿了,且候大王爷发落。」便把史进放下,重行绑了,反剪两手,直推上一座殿宇来。史进睁眼看时,殿上灯光明亮,二人堂皇高坐,上首的是黑凛凛一个汉子,双睛突出,浓髯满颊。一位先生坐在下首,状貌亦极凶恶。两傍排列许多喽啰,手中都执着刀斧。史进被推上来,小喽啰就吆喝下跪,史进挺立着不做声。只见黑汉拍案大叫道:「这牛子好生可恶,伤了俺的兄弟,还敢倔强,孩子们快把这厮洗剥了,取他的心肝出来。」左右答应,刚把史进拖下去要动手,下首的先生喝声:「且住,且把这厮监下了,待收过二大王屍身,明日却将他碎割活祭。」黑汉道:「军师说得是!且教带往后山囚禁。」当下几个喽啰拥了就走,史进由他摆布,只不做声,拥得一个所在,缚在一根柱子上,喽啰自去,这里另有人看守。原来此山名叫黑风冈,山上为头的强人,乃是弟兄两个,哥哥唤做撞天塌殷泰,兄弟叫做钻地鬼殷春。都是赶车出身,只因打死人命,官中追捕得紧,逃来此地落草。弟兄两个都好武艺。殷春善用浑铁点钢五股托天叉,殷泰更比兄弟了得,使的两柄板斧,数十人近他不得。兄弟二人自占据这座山冈,聚集得三五百小喽啰和一位先生,打家劫舍,奸淫妇女,无恶不作。这先生复姓万俟,讳个德字,本是个不弟秀才,武艺平常,计谋却好,山寨里奉为军师,都听号令。万俟德出主意,在离山三里之遥设下一所做眼的酒店,教殷春守把着,凡见过往有些油水的,便暗通消息,半途中抄出拦劫;或用药麻翻了,抬来山寨里搜去金银,把人剁做几段,抛向岩壑中喂那野兽。这样不知害掉多少性命,不想却值史进今日到来,也算天理昭彰,一动手就把殷春打死。小喽啰逃得性命,报到山上,殷泰大怒。万俟德教在要路埋伏,捉来时与二大王报仇,史进果然入彀。再说史进当时就欲动手,李昭良告了个备细,要做一回商量。史进哪里肯应,说道:「谁耐烦商量长短,赶快杀将起来,使睡梦中不做提防,多么脱辣乾脆。」李昭良拗不过,只得引史进出来,到兵器房里拣了一条好朴刀,那个心腹也执了器械。李昭良左手高擎火把,在前带路,就从后山杀出,喽啰们睡梦中惊醒不知甚事,急奔将出来,史进手起,早搠倒好多个。喽啰惊叫,合寨登时大乱。撞天塌殷泰在房舍里,正拥着一个妇人好睡,突被喊声惊醒,一听是闹奸细,还当了得,慌忙起身,只穿得一条裤子,手掿双斧,飞跃而出。史进一路杀将来,正撞见撞天塌殷泰,两人接住便斗。殷泰虽然勇猛,却仗的一身蛮力,怎及史进那口刀变化,不到十个回合,右臂上吃着一刀,一把板斧脱手。史进矫捷,连一刀,砍去半个脑盖,跌倒於地。此刻天色渐明,史进更看得清楚,对准殷泰肚腹下又连搠几刀,把下半身搠得稀烂。万俟德听得全寨大乱,料知事情不妙,还是快走,一手仗剑,一手提个包裹,奔逃出外时,恰巧撞到史进,喝声:「毛贼待向哪里走?」只一朴刀,连肩带背,砍倒在地。史进一脚踢开屍身,挥动朴刀乱杀,谁禁得住这头大虫,都仓皇逃命,只恨爹娘生得腿短。李昭良在后叫道:「要命的快丢下兵器,俺们自做主张。」众喽啰听得的,尽都丢掉枪刀,跪在地上。李昭良道:「殷泰、万俟德都已伏诛,首恶已除,须不干你们事。」史进按刀说道:「说得是,俺再不杀你这些癞狗。」众喽啰缩了手脚,谁敢做声。李昭良当众指定史进,说道:「这位是梁山泊头领九纹龙史大郎,奉宋公明替天行道,专除恶人,不杀无辜,俺今便相随而去,你们如愿入夥,可做一处走;不愿的给发银两,自寻生路。」说罢,众喽啰齐称愿往。李昭良一看,除逃的杀的不计外,尚留半数,便教起来收拾。又拣取十多名,分拨往各处搜检;又放出被抢来的妇女,押到外面,按名散给银两衣服,令自行回家。李昭良发放完毕,命将剩余的金银细软捆载起来,又赶出一群骡马,尽行押着下山。山上却放起一把火,把寨栅烧做灰烬。




最新章节:无上圣王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6-22

最新章节列表
极品桃花运陆晨免费全文阅读全文
临界爵迹2全文txt下载
和美女老板同居全文
变身之异界女侠传全文
功夫神医全文目录
特战先驱全文免费阅读
高官爱人全文免费阅读
呆萌兔神君全文阅读
锦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答案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恶魔邪少说你爱我全文
第2章 官梯53全文免费阅读
第3章 剑逆苍穹全文
第4章 久阴久阳全文阅读
第5章 父亲给我上课全文
第6章 绝品神医陈洛全文阅读
第7章 宝贝你可以再浪点全文
第8章 纨绔才子全文下载
第9章 嫁给大领导的小说全文阅读
第10章 长着翅膀的老师全文阅读
第11章 重生风流土豪特种兵全文免费
第12章 错嫁天价总裁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第13章 重生之千面女优全文免费阅读
第14章 养妹成妃全文
第15章 九阳医仙全文免费阅续
第16章 医家女免费阅读全文
第17章 都市春潮在线全文阅读全文
第18章 穿越之我舞月徘徊全文下载
第19章 神雕外传之黄蓉全文免费阅读
第20章 官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648章节
外国名著相关阅读More+

三国演义白话版下载

司徒幻丝

重生抱紧反派大腿

齐自超

托马斯 哈代

南宫文茹

简思结婚娇妻养成

扈万松

抗战之超级军工系统下载

长孙欣雨

飞云星志

上官圣烜